一個月內與5家騙子公司過招

http://www.hsm-law.com2006-08-23

    我今年剛畢業,9月份被老媽一天一個電話地催回了家,現在一家地板公司做外貿。

    最近總有股要寫自己工作遭遇的念頭。今天又有一家遼寧丹東的所謂經貿有限公司打來電話說要采購我司地板。我卻聽得汗毛都豎了起來。如果沒預料錯的話,這將是這一個月內第五次騙子公司上門事件了!

    將近一個月前的一天,我們正在進行質量認真培訓,有個湖南的人打我手機,說有一萬多平方米的地板工程希望跟我司合作。當時我進這家地板公司上班20天都沒到,一聽這事,也沒細問就忙樂呵呵地匯報給老總聽。老總聽了也很高興,因為若對方講得屬實的話,1萬多平方米的地板鋪裝工程就至少是70多萬的單子了!但是老總今年剛巧已被兩家騙子公司騙過,所以他現在學得精明了許多。等我們開心完之后,他一想不對,如果真有這樣的單子,對方該要看樣品之類的才對,怎么會什么都沒談成便要他去湖南岳陽呢?于是我打電話給那位自稱姓胡的湖南人。問他們公司在哪,他說就在湖南岳陽經濟開發區。然后我故意問,若我們老總去湖南考察工程的話該坐車到哪呢?他說只要到湖南就行。到了湖南打他手機,他自然會接我們老總的。我心中已有點譜了,對方十之八九是騙子!就懶得多理會他了。誰知道第二天那個姓胡的又打我手機催問我們老總何時過去。我就說老總最近甚忙,無法去湖南,要不你先告訴我貴公司地址,我好先寄地板樣品和檢驗報告等相關資料供貴方參考。姓胡的說不用寄了,地板還不是哪里都有,也都差不多的,只要讓你們老總來了跟我具體詳談再簽合同就好。一聽這話,我已確信對方是騙子了。不愿多說便敷衍著掛斷了。

    隔了兩天,周日,我休息,那騙子又打我手機,好笑的是他嘟了我手機兩聲便掛了,似乎等著我打回去。我懶得理會。又一天,我在杭州出差,姓胡的又打我手機嘟兩三聲就掛了,我感覺很好笑,既然做騙子了總也要舍得點投入吧,連電話費都這么省著還怎么騙人???如此騷擾了將近一星期無果后那騙子也就乖乖消失了。

    如果說胡姓騙子漏洞百出的話,那同期的一個所謂湖南德洲投資(集團)有限公司叫李士巖的騙子就聰明了很多。至少他傳真給我的資料就規范許多,而且還附了幾張所謂介紹德洲投資有限公司規模的紙片過來。并有模有樣地叫我寄黑胡桃樣品到他們公司。他收到樣品給公司打電話的那天我剛巧在杭州?;貋砗罄峡倶泛呛堑馗嬖V我那個叫李士巖的說要訂1萬多平方米地板,但必須給他回扣,還要老總過去詳談簽合同。我心底一驚。上網去查湖南德洲投資(集團)有限公司,居然在阿里巴巴網站上看到有人揭發該公司一個姓夏的騙子騙去他們老總數萬元事件。我的心開始發冷。于是適時給老總潑冷水,讓他做好心理準備,這家可能也是騙子公司。

    接下來的兩三天,那個叫李士巖的又一再打我手機催問我們老總何時過去。我一直敷衍著。然后老總讓我撥打湖南長沙當地的114查詢有沒該公司,若有,電話號碼是多少。我依言去做了。結果是有家公司叫湖南德洲投資(集團)有限公司,但電話號碼完全不一樣!于是我按114提供的號碼打過去。沒人接。半小時后我再打兩次,還是沒人接。1個小時我再打過去,有人接了。對方自稱姓黃,很“好心”地告訴我那個姓李的是騙子,又說自己公司也在采購各類產品,問我們生產什么,可以寄樣品和發相關資料給他們。然而他接下來的話卻又開始令我生疑了。我問德洲公司的地址,并將李士巖給我的那個地址報給他聽。他說就是這個地址。我說既然是這個,那我司當初的樣品該寄到貴公司才對,怎么還會是到李士巖手中呢?姓黃的說郵遞員執意不把樣品給他們公司而給了李士巖。這就奇怪了,如果是快遞包裹寄的又是樣品資料,做為公司是有權簽收的不一定都是讓收件人簽收。至少我記得好幾次供應商寄樣品到我司,雖然填得收件人是我名字,但公司1樓收發室里的小王都會幫忙簽收的。所以當姓黃的問我姓什么的時候,我胡謅了個王姓。說也怪,自我打了那個電話給姓黃的以后,原本催得很緊的李士巖再沒打來電話。

    在我們查李士巖的時候,丹東有家名為丹東市丹新貿易有限公司叫王嵐說是國際貿易部經理的人也在跟我聯系。說受朝鮮客戶所托,要采購地板,又讓我報價、寄樣品。過了兩天還煞有介事地問我包裝容器的規格和名稱。我報過去后,他第二天即傳真給我司下了兩萬多平方米地板的訂單,然后又是聲明一定要老總帶封樣去與他詳談。我按老規矩去114查詢不到該公司。心中有數了,勸老總別上當。老總也有些半信半疑,但畢竟是上百萬的訂單。他心中還是存著點希望的。于是我索性去阿里巴巴網站下載了許多企業遭遇騙子事件打印出來給他看。老總看后依然抱著點僥幸心理,說去一趟丹東也沒事,頂多浪費點車旅費。我不禁感慨金錢的魔力,難怪會有那么多人上當。人為財死,這話確實有一定道理!我反問老總你會輕易跟一個完全陌生的廠家下上百萬的單子而完全不去考察一番嗎?老總呵呵笑不作答。接下來,那個叫王嵐的開始隔三岔五打我手機催問老總何時來丹東。因為老總沒明確表態,我也不好拒絕只能拖著。但某一天我有意問對方:貴公司既然經常出口那肯定有出口自營勸咯?他說那肯定的。我笑著沒多說。之后第二天他再打我手機催問老總何時過去。我就故意問他:昨天聽您說貴公司有出口自營勸,那能否告訴我一下貴公司的海關編碼?王嵐一時語塞但旋即說,好的我稍后將號碼傳真給你。但是,當然,傳真沒發過來,王嵐和丹新貿易公司也消失了。老總也徹底死了心。

    經歷了三家騙子公司,我開始領悟商場的險惡!但既然已經工作,就必須學會適應這環境!

    三天前,我在接待客戶,那個湖南德洲投資有限公司姓黃的打我手機。他一開口就問:是鄭總嗎?我問他有事嗎。他自我介紹后說自己現在有個100多萬平方米的地板鋪裝工程,問我們愿不愿意做。若愿意的話就報價給他。我心底嗤笑著(100多萬平方米?搞笑!這個白癡他知不知道100萬平方米是多大?鋪裝費用是多少?騙人也用不著騙這么大的單子吧?真是夠無知的?。┊斎?,嘴上我還是很有禮貌地報價給他,然后他說這個工程重大,所以我們必須也要請你們老總過來看一下工程再簽合同。我在心底笑得愈發冷了。又是這么老套的騙局!我故意用最客氣最禮貌的聲音回話:讓我們老總去貴處肯定是沒問題的,但您的工程這么大,不來我司考察一番又怎能放心我司的產品就一定適合貴方需求呢?所以,這樣吧,還是貴公司先派人來我司考察一番,如果滿意,那我們再簽合同,等付了預付款后,我們老總肯定會去拜訪您的!姓黃的說:鄭經理,聽你的聲音應該還很年輕吧?但怎么感覺挺老練的?我在心底暗罵:MD,還不是被你們這些WBD騙子給逼出來的。不然,剛畢業原本單純無邪的我怎會這么快變得如此圓滑老練?但我嘴里卻笑著:哪里哪里,老練也是經歷多了積累起來的。比您們還差遠著呢!姓黃的又要我將相關資料傳真給他,并堅持著讓老總過去。我笑著說自己現在接待客戶,資料明天再傳真,其余事等看了資料后再細談。姓黃的自然無話可說。

    晚上回家,仔細想想不對勁,我不記得上次調查李士巖這件事時將手機號碼給過姓黃的沒有。但可以確定的是我絕對沒告訴他自己姓鄭!而姓黃的卻打我手機一開口就叫鄭總。這是一個很大的疑點。要知道,公司在網站上聯系人欄里登記的都是我的名字,手機也是我的,職位寫的是外貿部經理。姓黃的怎么可能會叫我鄭總呢?而又為什么當初打給姓黃的電話后李士巖便沒再現身過?如果沒猜錯的話,姓黃的跟姓李的應該是蛇鼠一窩!

    昨天,姓黃的又打我手機催問我怎么還沒傳真資料給他。我當然搬出事先準備好的說辭:老總說了,傳真后再寄樣品與資料也麻煩,還不如就一次性寄快遞給你算了。姓黃的說好的。于是我又以漫不經心的口吻問他:對了,黃先生,你能傳真張貴工程圖給我們嗎?這樣也好讓我司技術員看了心中有個該如何鋪裝的譜吧?姓黃的在那頭說好的好的,我呆會給你傳真。但是直到今夜都沒傳過來!當然,我也沒寄樣品給他!呵呵

    一個月內接連有三家湖南騙子上門,我以后實在不敢再貿然接湖南那邊的單子了。還有今天的丹東市萬利經貿有限公司,我雖然不敢說完全斷言其是騙子公司,但是狐貍也總會有露出尾巴的時候,我等著見招拆招咯?。海?/FONT>

    來源:阿里巴巴論壇

聯系我們

電話:0571-88398199 #郵箱:zjecredit@126.com #地址:浙江省杭州市西湖區天目山路222號行政樓205室浙江省企業信用促進會 #郵編:310005
1111